主页 >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 >

新闻排行

最新新闻

《南史》卷十五列传五 全文翻译北海精英主论坛

发布日期:2019-09-24 13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檀道济,是高平金乡县人,世代居住在京口。少年时成为孤儿,守丧礼仪齐备,事奉哥哥姐姐以谦和恭谨见称。宋武帝树立义旗,道济与兄长檀韶、檀祗等随从平定京城,一同在武帝建武将军府中参谋军事。逐渐升迁为太尉参军,被封为作唐县男。

  义熙十二年(416),武帝北伐,檀道济为前锋,所到之处望风降服。径直开进洛阳,一些人认为所抓获的俘虏应该全部杀掉,以作为京城的一大壮观。檀道济说:“讨伐罪人,慰抚民众,正在今天。”把俘虏全部释放送走。由此中原人感戴欢悦,归附的人十分众多。长安平定后,任命他为琅笽内史。

  宋武帝承受天命,由于他辅佐登基的功劳,改封为永修县公,位居丹阳尹、护军将军。武帝生病,给他配备了仪仗二十人。后来出京担任镇北将军、南兖州刺史。

  徐羡之等人谋划废立皇帝,婉言劝说檀道济入朝,告诉他说将要废黜庐陵王刘义真,檀道济屡次述说不可以这样做,到底没有被采纳。即将废黜皇帝的那天夜里,檀道济到了领军府,在谢晦那里住宿,谢晦惶恐喘息不能入睡。而檀道济倒下便睡熟了,谢晦由此对他十分佩服。

  文帝即位,配给他乐队一部,晋封为武陵郡公。他坚持推辞。檀道济平时与王弘要好,当时王弘受皇帝知遇正深,檀道济更加拉拢攀附,经常连通徐羡之等人,王弘也非常依靠他。皇帝将要诛杀徐羡之等人,召见檀道济,想让他率兵西讨。

  王华说:“不能这样。”皇上说:“道济是跟从别人的,过去都不是他出的主意,慰抚而任用他,一定用不着担心。”檀道济来到的第二天,皇上杀死了徐羡之、傅亮。随后派檀道济和中领军到彦之为前驱进行西伐,皇上向檀道济询问策略。

  回答说:“我过去与谢晦一同随从北征,入关的策略若是十条,谢晦所出的就要占其中的九条。他的才能谋略精明干练,几乎难以敌对;然而不曾孤军决胜,打仗恐怕不是他的优长。我熟悉谢晦的智谋,谢晦熟悉我的勇气。现在奉了皇上的命令外出征讨,必定是不待列阵就把他捉住。”

  当时谢晦本以为檀道济会与徐羡之一同被杀,忽然听说率军杀来,于是不战自溃。事情平定后,改任他为征南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、江州刺史。

  元嘉八年(431),到彦之侵入魏国,已经平定了黄河以南,后来又丧失了它。檀道济担任征讨军队的总指挥,向北攻占地盘,转战到了济水上,魏军强盛,于是攻克了滑台。檀道济当时与魏军打了三十多仗,大多数战胜,进军到历城,因为运输物资用尽而返回。

  当时投降魏国的人详细说明粮食已经吃光,因此士卒忧虑恐惧,都没有了坚强的斗志。檀道济趁夜间喊报时辰,聚量沙土,用所余下的少量米撒在上面。到了早晨,魏军认为储备的粮食有余,所以不再追赶,以为投降的人是胡说,斩首抵罪。

  当时檀道济兵少力弱,军中十分恐惧。檀道济就命令军士全都披挂盔甲,外穿白衣服,坐着车子慢慢地出去到外面走动。魏军恐怕有埋伏,不敢逼近,于是他便回来了。

  檀道济虽然没有平定黄河以南地区,但是保全了军队安然返回,雄武的名声大振。魏军对他十分害怕,画他的像用来祛除恶鬼。归来以后,晋升为司空,镇守襄阳。

  道济立功于前朝,威名很大,左右的心腹都身经百战,他的各个儿子又都很有才气,因而朝廷对他心存畏惧和怀疑。当时也有人这样看他,说:“怎么能知道他不是司马仲达呢?”宋文帝卧病多年,多次遇到危险,领军刘湛贪图执掌朝政,恐怕檀道济有不同说法,又彭城王刘义康也害怕皇帝去世,檀道济不再可以控制。

  元嘉十二年(435),皇上病重,正遇上魏军南伐,召檀道济入朝。他的妻子向氏说:“功勋高于世人,这是道家的忌讳,现在无事而相召见,该是灾祸到了。”等赶到那里,皇上已经痊愈。十三年春,即将派他返回原镇,走到水边还没出发,有一群好似鹪鹩的鸟聚集在船上悲哀地鸣叫。

  正遇上皇帝疾病发作,刘义康伪造诏书召檀道济入宫,说是为他饯行,将他抓住交给廷尉,他和他的儿子给事黄门侍郎檀植、司徒从事中郎檀粲、太子舍人檀混、征北主簿檀承伯、秘书郎中檀尊等八人一齐被杀。

  当时的人们唱道:“可怜《白浮鸠》,枉杀檀江州。”檀道济死的那天,建邺地震,有白毛生长。又杀死了司空参军薛肜、高进之,都是檀道济的心腹。

  檀道济被捕之后,十分愤怒,气势极盛,目光如同火炬,顷刻间拿酒来喝了一斛。然后脱下头巾扔在地下,说:“竟然毁掉你们的万里长城!”魏国人听了这个消息,都说“檀道济已经死去,吴地的小辈们不值得再害怕了。”从此连年南下攻伐,有饮马长江的志向。

  文帝问殷景仁说:“谁可以继承道济?”回答说:“道济是因为屡建战功,所以才树立起威名,其余的人只是没有被任用罢了。”

  文帝说:“并不是这样的,过去有李广在朝中,匈奴不敢向南侵犯,而后继者又有几人呢?”元嘉二十七年(450),魏军到达瓜步,文帝登上石头城远望,脸色非常忧愁。慨叹道:“如果有道济在世,那会弄到这种地步!”

  檀道济,高平金乡人也,世居京口。少孤,居丧备礼,奉 兄姊以和谨称。宋武帝建义,道济与兄韶祗等从平京城,俱参 武帝建武将军事。累迁太尉参军,封作唐县男。

  义熙十二年,武帝北伐,道济为前锋,所至望风降服。径 进洛阳,议者谓所获俘囚,应悉戮以为京观。道济曰:“伐罪 吊人,正在今日。”皆释而遣之。于是中原感悦,归者甚众。 长安平,以为琅邪内史。

  武帝受命,以佐命功,改封永修县公,位丹阳尹、护军将 军。武帝不豫,给班剑二十人。出为镇北将军、南兖州刺史。 徐羡之等谋废立,讽道济入朝,告以将废庐陵王义真,道济屡 陈不可,竟不纳。将废帝夜,道济入领军府就谢晦宿,晦悚息 不得眠。道济寝便睡熟,晦以此服之。

  文帝即位,给鼓吹一部,进封武陵郡公。固辞进封。道济 素与王弘善,时被遇方深,道济弥相结附,每构羡之等,弘亦 雅仗之。上将诛徐羡之等,召道济欲使西讨。王华曰:“不可。” 上曰:“道济从人者也,曩非创谋,抚而使之,必将无虑。”

  道济至之明日,上诛羡之、亮 。既而使道济与中领军到彦之 前驱西伐,上问策于道济。对曰:“臣昔与谢晦同从北征,入 关十策,晦有其九。才略明练,殆难与敌;然未尝孤军决胜, 戎事恐非其长。臣悉晦智,晦悉臣勇。

  今奉王命外讨,必未阵 而禽。”时晦本谓道济与羡之同诛,忽闻来上,遂不战自溃。 事平,迁征南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、江州刺史。

  元嘉八年,到彦之侵魏,已平河南,复失之。道济都督征 讨诸军事,北略地,转战至济上,魏军盛,遂克滑台。道济时 与魏军三十余战多捷,军至历城,以资运竭乃还。时人降魏者 具说粮食已罄,于是士卒忧惧,莫有固志。

  道济夜唱筹量沙, 以所余少米散其上。及旦,魏军谓资粮有馀,故不复追,以降 者妄,斩以徇。

  时道济兵寡弱,军中大惧。道济乃命军士悉甲,身白服乘 舆,徐出周边。魏军惧有伏,不敢逼,乃归。道济虽不克定河 南,全军而反,雄名大振。魏甚惮之,图之以禳鬼。还进位司 空,镇寻阳。

  道济立功前朝,威名甚重,左右腹心并经百战,诸子又有 才气,朝廷疑畏之。时人或目之曰:“安知非司马仲达也。”

  文帝寝疾累年,屡经危殆,领军刘湛贪执朝政,虑道济为 异说,又彭城王义康亦虑宫车晏驾,道济不复可制。十二年, 上疾笃,会魏军南伐,召道济入朝。其妻向氏曰:“夫高世之 勋,道家所忌,今无事相召,祸其至矣。”及至,上已间。十 三年春,将遣还镇,下渚未发,有似鹪鸟集船悲鸣。

  会上疾动, 义康矫诏召入祖道,收付廷尉,及其子给事黄门侍郎植、司徒 从事中郎粲、太子舍人混、征北主簿承伯、秘书郎中尊等八人 并诛。时人歌曰:“可怜白浮鸠,枉杀檀江州。”道济死日, 建邺地震白毛生。又诛司空参军薛肜、高进之,并道济心腹也。

  道济见收,愤怒气盛,目光如炬,俄尔间引饮一斛。乃脱 帻投地,曰:“乃坏汝万里长城。”魏人闻之,皆曰“道济已 死,吴子辈不足复惮”。自是频岁南伐,有饮马长江之志。

  文帝问殷景仁曰:“谁可继道济 ?”答曰:“道济以累 有战功,故致威名,余但未任耳。”帝曰:“不然,昔李广在 朝,匈奴不敢南望,后继者复有几人?”二十七年,魏军至瓜 步,文帝登石头城望,甚有忧色。叹曰:“若道济在,岂至此!”

  《南史》是中国历代官修正史“二十四史”之一。纪传体,共八十卷,含本纪十卷,列传七十卷,上起宋武帝刘裕永初元年(420年),下迄陈后主陈叔宝祯明三年(589年)。记载南朝宋、齐、梁、陈四国一百七十年史事。《南史》与《北史》为姊妹篇,是由及其子李延寿两代人编撰完成的。

  《南史》中也有沈约《宋书》、萧子显《南齐书》等书中所未载的材料。虽然细微琐事较多,而且杂以神怪迷信,但也不乏有意义的史料。

  《南史》文字简明,事增文省,在史学上占有重要地位。其不足处在于作者突出门阀士族地位,过多采用家传形式。例如将不同朝代的一族一姓人物不分年代,集中于一篇中叙述,实际成为大族族谱。

  (公元570年--628年),字君威,相州(今河南安阳)人,南朝末期由隋入唐的历史学家。

  他熟悉前代历史,长于评论当代时事,他认为南北朝时期各朝的断代史,彼此孤立,记事重复,又缺乏联系,打算仿《吴越春秋》体例,采用编年体撰写《南史》与《北史》,使南朝与北国各代的历史,分别统编于这两部史著之中,后因事一度中辍。

  他在隋末参加了农民起义领袖窦建德建立的夏政权,任礼部侍郎。因此,在唐初流放到西会州(今甘肃境内),后遇赦放回。当他再执笔从事史书撰述时,已是武德九年(626),贞观二年(628)去世。他在临终之前,因“所撰未毕,以为没齿之恨”。此后,由其四子李延寿继续撰成。

  李延寿, 字遐龄,唐代相州(今河南安阳)人,史学家。他的生卒年月史书失载,大约卒于唐高宗仪凤年间(公元676-679年)。他任过东宫典膳丞、崇贤馆学士、御史台主簿,兼直国史符玺郎、兼修国史等官职 。他在政治上没有什么作为,修史是他一生的主要事业。

  檀道济,高平金乡人也,世居京口。少孤,居丧备礼,奉兄姊以和谨称。宋武帝建义,道济与兄韶祗等从平京城,俱参武帝建武将军事。累迁太尉参军,封作唐县男。

  义熙十二年,武帝北伐,道济为前锋,所至望风降服。径进洛阳,议者谓所获俘囚,应悉戮以为京观。道济曰:“伐罪吊人,正在今日。”皆释而遣之。于是中原感悦,归者甚众。长安平,以为琅邪内史。

  武帝受命,以佐命功,改封永修县公,位丹阳尹、护军将军。武帝不豫,给班剑二十人。出为镇北将军、南兖州刺史。徐羡之等谋废立,讽道济入朝,告以将废庐陵王义真,道济屡陈不可,竟不纳。将废帝夜,道济入领军府就谢晦宿,晦悚息不得眠。道济寝便睡熟,晦以此服之。

  文帝即位,给鼓吹一部,进封武陵郡公。固辞进封。道济素与王弘善,时被遇方深,道济弥相结附,每构羡之等,弘亦雅仗之。上将诛徐羡之等,召道济欲使西讨。王华曰:“不可。”上曰:“道济从人者也,曩非创谋,抚而使之,必将无虑。”道济至之明日,上诛羡之、亮 。既而使道济与中领军到彦之前驱西伐,上问策于道济。对曰:“臣昔与谢晦同从北征,入关十策,晦有其九。北海精英主论坛,才略明练,殆难与敌;然未尝孤军决胜,戎事恐非其长。臣悉晦智,晦悉臣勇。今奉王命外讨,必未阵而禽。”时晦本谓道济与羡之同诛,忽闻来上,遂不战自溃。事平,迁征南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、江州刺史。

  元嘉八年,到彦之侵魏,已平河南,复失之。道济都督征讨诸军事,北略地,转战至济上,魏军盛,遂克滑台。道济时与魏军三十余战多捷,军至历城,以资运竭乃还。时人降魏者具说粮食已罄,于是士卒忧惧,莫有固志。道济夜唱筹量沙,以所余少米散其上。及旦,魏军谓资粮有馀,故不复追,以降者妄,斩以徇。

  时道济兵寡弱,军中大惧。道济乃命军士悉甲,身白服乘舆,徐出周边。魏军惧有伏,不敢逼,乃归。道济虽不克定河南,全军而反,雄名大振。魏甚惮之,图之以禳鬼。还进位司空,镇寻阳。

  道济立功前朝,威名甚重,左右腹心并经百战,诸子又有才气,朝廷疑畏之。时人或目之曰:“安知非司马仲达也。”

  文帝寝疾累年,屡经危殆,领军刘湛贪执朝政,虑道济为异说,又彭城王义康亦虑宫车晏驾,道济不复可制。十二年,上疾笃,会魏军南伐,召道济入朝。其妻向氏曰:“夫高世之勋,道家所忌,今无事相召,祸其至矣。”及至,上已间。十三年春,将遣还镇,下渚未发,有似鹪鸟集船悲鸣。会上疾动,义康矫诏召入祖道,收付廷尉,及其子给事黄门侍郎植、司徒从事中郎粲、太子舍人混、征北主簿承伯、秘书郎中尊等八人并诛。时人歌曰:“可怜白浮鸠,枉杀檀江州。”道济死日,建邺地震白毛生。又诛司空参军薛肜、高进之,并道济心腹也。

  道济见收,愤怒气盛,目光如炬,俄尔间引饮一斛。乃脱帻投地,曰:“乃坏汝万里长城。”魏人闻之,皆曰“道济已死,吴子辈不足复惮”。自是频岁南伐,有饮马长江之志。

  文帝问殷景仁曰:“谁可继道济 ?”答曰:“道济以累有战功,故致威名,余但未任耳。”帝曰:“不然,昔李广在朝,匈奴不敢南望,后继者复有几人?”二十七年,魏军至瓜步,文帝登石头城望,甚有忧色。叹曰:“若道济在,岂至此!”

  韶字令孙,以平桓玄功封巴丘县侯。从征广固,率所领先登,位琅邪内史。从讨卢循,以功更封宜阳县侯,拜江州刺史,以罪免。

  韶嗜酒贪横,所莅无政绩,上嘉其合门从义,道济又有大功,故特见宠授。卒。子臻字系宗,位员外郎,臻子珪。

  珪字伯玉,位沅南令。元徽中,王僧虔为吏部尚书,以珪为征北板行参军。珪诉僧虔求禄不得,与僧虔书曰:“仆一门虽谢文通,乃忝武达。群从姑叔,三媾帝姻,而令子侄饿死,遂不荷润。蝉腹龟肠,为日已久。饥彪能吓,人遽与肉,饿驎不噬,谁为落毛。虽复孤微,百世国士,姻媾位宦,亦不后物。尚书同堂姊为江夏王妃,檀珪同堂姑为南谯王妃;尚书伯为江州,檀珪祖亦为江州。仆于尚书人地本悬,至于婚宦皆不殊绝。今通塞虽异,犹忝气类,尚书何事为尔见苦。”僧虔报书曰:“吾与足下素无怨憾,何以相苦?直是意有左右耳。”乃用为安成郡丞。

  祗字恭叔,与兄韶弟道济俱参义举,封西昌县侯,历位广陵相。义熙十年,亡命司马国璠兄弟自北徐州界潜得过淮,因天阴暗,夜率百许人缘广陵城入,叫唤直上听事。祗被射伤股,语左右曰:“贼乘暗得入,欲掩我不备,但打五鼓惧之,晓必走矣。”贼闻鼓鸣,直谓为晓,乃奔散,追杀百馀人。

  宋国初建,为领军。祗性矜豪,乐在外放恣,不愿内职,不得志,发疾不自疗,其年卒于广陵。諡曰威侯。传嗣至齐受禅,国除。

  论曰:自晋网不纲,主威莫树,乱基王室,毒被江左。宋武一朝创业,事属横流,改易紊章,归于平道。以建武、永平之风,变太元、隆安之俗,此盖文宣公之为乎。其配飨清庙,岂徒然也?若夫怙才骄物,公旦其犹病诸,而以刘祥居之,斯亡亦为幸焉。秀之行己有道,可谓位无虚授。当徐、傅二公跪承顾托,若使死而可再,固当赴蹈为期。及至处权定机,当震主之地,甫欲攘抑后祸,御蔽身灾,使桐宫有卒迫之痛,淮王非中雾之疾,若以社稷为存亡,则义异于此。湛之、孝嗣临机不决,既以败国,且以殒身,“反受其乱”,斯其效也 。道济始因录用,故得忘瑕,晚困大名,以至颠覆。诏、祗克传胤嗣,其木雁之间乎。义高分陕,今以十岁儿委卿,善匡翼之,勿惮周昌之举也。”乃敕晋安王曰:“孔休源人伦仪表,汝年尚幼,当每事师之。”寻始兴王憺代镇荆州,复为憺府长史,太守、行府事如故。在州累政,甚有政绩,平心决断,请托弗行。帝深嘉之。历秘书监,复为晋安王府长史、南兰陵太守,别敕专行南徐州事。休源累佐名蕃,甚得人誉,王深相倚仗,常于中斋别施一榻,云“此是孔长史坐”,人莫得预焉,其见敬如此。历都官尚书。

  普通七年,扬州刺史临川王宏薨,武帝与群臣议代居州任者,时贵戚王公咸望迁授。帝曰:“朕已得人,孔休源才识通敏,实应此选。”乃授宣惠将军、监扬州事。休源初为临川王行佐,及王薨而管州任,时论荣之。神州都会,簿领殷繁,休源剖断如流,傍无私谒。

  中大通二年,加金紫光禄大夫。在州昼决辞讼,夜览坟籍。每车驾巡幸,常以军国事委之。昭明太子薨,有敕夜召休源入宴居殿与群公参定谋议,立晋安王纲为皇太子。自公卿珥貂插笔奏决于休源前,休源怡然无愧,时人名为兼天子。四年,卒,遗令薄葬,节朔荐蔬菲而已。帝为之流涕,顾谢举曰:“孔休源居职清忠,方欲共康政道,奄至陨没,朕甚痛之。”举曰:“此人清介强直,臣窃为陛下惜之。”諡曰贞子。

  休源风范强正,明练政体,常以天下为己任。武帝深委仗之。累居显职,性缜密,未尝言禁中事。聚书盈七千卷,手自校练。凡奏议弹文勒成十五卷。

  江革字休映,济阳考城人也。祖齐之,宋都水使者,尚书金部郎。父柔之,齐尚书仓部郎,有孝行,以母忧毁卒。

  革幼而聪敏,早有才思,六岁便解属文。柔之深加赏器,曰:“此儿必兴吾门。”九岁丁父艰,与第四弟观同生,少孤贫,傍无师友,兄弟自相训勖,读书精力不倦。十六丧母,以孝闻。服阕,与观俱诣太学,补国子生,举高第。齐中书郎王融、吏部郎谢朓雅相钦重。朓尝行还过候革,时大寒雪,见革弊絮单席,而耽学不倦,嗟叹久之,乃脱其所着襦,并手割半毡与革充卧具而去。司徒竟陵王闻其名,引为西邸学士。

  弱冠举南徐州秀才。时豫章胡谐之行州事,王融与谐之书令荐革。谐之方贡琅邪王泛,便以革代之。仆射江祏深相引接,祏为太子詹事,启革为丞。祏时权倾朝右,以革才堪经国,令参掌机务,诏诰文檄皆委以具。革防杜形迹,外人不知。祏诛,宾客皆罹其罪,革独以智免。除尚书驾部郎。

  中兴元年,梁武帝入石头,时吴兴太守袁昂据郡拒义不从,革制书与昂,于坐立成,辞义典雅,帝深赏叹之,令与徐勉同掌书记。建安王为雍州刺史,表求管记,以革为征北记室参军,带中庐令。与弟观少长共居,不忍离别,苦求同行。以观为征北行参军,兼记室。时吴兴沈约、乐安任昉与革书云:“比闻雍府妙选英才,文房之职,总卿昆季,可谓驭二龙于长途,骋骐骥于千里。”途次江夏,观卒。革在雍州,为府王所礼,款若布衣。

  后为建康正,频迁秣陵、建康令,为政明肃,豪强惮之。历中书舍人,尚书左丞,晋安王长史、寻阳太守,行江州府事。徙庐陵王长史,太守、行事如故。以清严为属城所惮。时少王行事,多倾意于签帅,革以正直自居,不与典签赵道。

  译文:檀道济,是高平郡金乡县人,世代居住在京口。他小时候就成了孤儿,在守丧期间完全按礼仪行事,侍奉兄姊因为和顺细心而受到称赞。宋武帝创建大义,道济与其兄檀韶、檀祗等跟随平定京城,都参与了武帝建武将军府的军事活动,多次升迁至太尉参军,封为作唐县男。

  义熙十二年,武帝北伐,道济任前锋,所到之处,望风降服,一直攻进洛阳。议事的人说所获的俘虏,应当全部杀掉将尸体堆作大坟作为炫耀武功的大观。道济说:“讨伐罪人,慰问民众,正是我们今天要做的事情。”于是将俘虏都释放了并发遣回家,因此中原一带的人民感激、喜悦,归顺的人很多。长安平定以后,用他任琅邪内史。

  武帝受命,因为辅佐的功劳,改封为永修县公爵,任丹阳尹、护军将军。武帝病危时,给他配备佩带班剑的卫士二十名。出任镇北将军、南兖州刺史。徐羡之等人商议废立之事,暗示道济入朝廷,把将要废黜庐陵王义真的事告诉他,道济多次陈述不能如此行事的理由,竟然不被采纳。将要废黜少帝的那天夜里,道济进入领军将军府就在谢晦那儿住宿,谢晦恐惧喘息得睡不着觉,道济一躺下就睡熟了,谢晦因此而佩服他。

  文帝即位,赐予他鼓吹乐队一部,进封为武陵郡公。他坚决推辞进封。道济向来跟王弘要好,当时王弘正深受皇帝宠信,道济便更加结交依附于他,每每挑拨中伤羡之等人,王弘也非常倚仗他。皇上将要杀徐羡之等人,召见道济想命令他西讨谢晦。王华说:“不可以。”皇上说:“道济是跟随别人行事的人,从前不是首谋,抚慰他并驱使他。一定没有什么可顾虑的。”道济到达京城的第二天,皇上杀了徐羡之和傅亮。接着就命令道济与中领军到彦之作为前锋西伐。皇上向道济询问计策,他回答说:“臣过去同谢晦一道跟随先帝北伐,入关的十条计策,有九条是谢晦提出来的。他的才能与谋略明白练达,大概难于跟他匹敌;但是他不曾孤军决战取得胜利,打仗恐怕不是他擅长的。臣知道谢晦的智慧,谢晦知道臣的勇敢。如今臣奉王命出师讨伐他,一定用不着对阵决战就能把他擒获。”当时谢晦以为道济会跟羡之同时被杀,忽然听说他来阵前指挥,于是还未交战就自动溃败了。事件平定后,迁任征南大将军、开府仪同三司、江州刺史。

  元嘉八年,到彦之侵犯魏国,已经平定黄河以南地区,后来又失去了。道济都督征讨诸军事,北上夺取地盘,转战到济水上游地区,那时魏军势力强大,竟然攻克滑台。道济当时与魏军打了三十多仗,多半都获得胜利,军队打到历城后,因为军需物资供应不上才退回。当时投降魏国的人都说官军已经完全没有粮食了,于是士卒忧虑畏惧,没有固守的意志了。道济在夜里吆喝着数筹码量沙子,将剩下的少量的米撤在上面。到天亮时,魏军见了他的粮堆,认为他粮食有余,所以不再追;又认为投降他们的人胡说八道,于是将他们斩首示众。

  当时道济的兵力少而弱,军队中人心惶惶。非常害怕魏军来追击。道济就命令军士全部穿上铠甲,自己身穿白袍乘着车子,从容不迫地突出包围。魏军害怕有埋伏,不敢进逼,就回去了。道济虽然不能平定黄河以南地区,但保全了整个军队而回来,还是威名大震。魏国人很害怕他,画了他的像来驱除鬼神。回朝进位为司空,镇守寻阳。

  道济在前朝就立下了大功,权威和名望都很大,左右亲信都是身经百战的将军,几个儿子又有才气,使得朝廷怀疑害怕他。当时有人这样看他,说:“怎么知道他不是司马懿那样的人呢?”

  文帝多年卧病在床,屡次经过危险期,领军刘湛贪图掌握朝廷政务,担心道济提出不同意见,还有彭城王义康也担心皇帝去世后。道济不再能够被控制。十二年,皇上病重,恰逢魏军南伐,便召道济入朝。其妻向氏说:“高出于世人的功勋,这是道家所忌讳的,现在朝廷没有事却召你去,大概是灾难到了。”道济到达京城时,皇上的病已经好转。十三年春天,即将派遣他回归方镇,已经离开江渚还没有启程,有一种像是鹪鹑的鸟飞集到船上悲哀地呜叫。恰逢皇上的病又发作丁,义康假传韶令召道济入宫饯别,逮捕他交付廷尉,然后跟他的儿子给事黄门侍郎檀植、司徒从事中郎檀粲、太子舍人檀混、征北主簿檀承伯、秘书郎中檀尊等八人同时被杀。当时人作歌谣说:“可怜《白浮鸠》,枉杀檀江州。”道济死的那一天,建邺地震,地上长出白毛。还杀了司空参军薛肜、高进之等。他们都是道济的亲信。

  道济被逮捕,怒气冲天,目光像火炬一样,顷刻间就独自喝掉了一坛酒。于是脱下头巾丢到地上,恨恨地说:“你自己毁坏你的万里长城!”魏国人听说这事以后,都说“道济已经死了,吴国的那些小于们不足以再使人害怕了”。从此以后连年南伐,有到长江饮马的志向。

  文帝问殷景仁说:“谁能够接替道济的角色?”景仁回答说:“道济因为屡次有战功,所以招来了威名,其它的人只是没有被任用罢了。”皇帝说:“不能这样说。从前李广在朝廷任职.匈奴人不敢南下挑衅,后继者又能有几人?”二十七年,魏军追到瓜步,文帝登上石头城眺望,大有忧虑的神色,叹息说:“若是道济还活着,哪里会到这一步!”

  檀韶,字令孙,因为平定桓玄的功劳被封为巴丘县侯。跟随武帝出征广固,率领他手下的军队首先登上城墙,因此位至琅邪内史。随从武帝讨伐卢循,因为军功被改封为宜阳县侯,拜任江州刺史,因为犯罪而被免职。

  檀韶嗜酒,贪婪强横,所到任职之处没有政绩,皇上嘉奖他全家随从起义,道济又有大功,所以他特别受到宠信而被授以重要职务。去世。其子檀臻,字系宗,位至员外郎。檀臻之子名叫檀珪。

  檀珪,字伯玉,任沅南县县令。元徽年间,王僧虔任吏部尚书,用檀珪任征北板行参军。檀珪告诉僧虔要求增加俸禄,没有如愿,就给僧虔写信说:“我一家人虽然在文辞通畅方面不如别人,却愧居于武功发达之列。堂姑堂叔成群,三次跟帝王之家联姻,却使他们的子侄饿死,竟然得不到一点恩泽。以至于腹扁如蝉肠空如龟,时间已经很长久了。饥饿的老虎能够吓人,人们赶快就拿肉给它;饥饿的麒麟不会咬人,谁会丢下一根草给它?虽然一再处于孤立寒微之中,但是历代国士之家,婚姻官宦方面,也不落后于他人。尚书您的同堂姊做江夏王的妃子。檀珪的同堂姑母做南谯王的妃子;尚书您的伯父任江州刺史,檀珪的祖父也曾任江州刺史。我跟尚书您本来人地悬隔,不大熟悉,至于婚姻仕宦方面都不会特别隔绝。目前虽然通显与困窘处境不同,却还愧居于跟您同一类人之中,尚书您为什么这样为难我呢?”僧虔回信说:“我与你素来没有怨恨,凭什么要为难你呢?只是意见有些不同罢了。”于是用他任安成郡丞。

  檀祗,字恭叔,与兄檀韶、弟檀道济都参加起义,封为西昌县侯,历任至广陵相。义熙十年,亡命之徒司马国墦兄弟从北徐州边界上偷偷地越过淮河,趁着天色阴暗,夜裹率领一百余人从广陵城墙上爬进城,叫喊着一直杀上官府的大厅。檀祗被射伤了大腿,告诉左右的人说:“贼人乘夜色昏暗进城来,是想趁我们没有准备的时候突然袭击,只需打五更鼓使他们害怕,天亮一定会逃跑了。”贼听到鼓响,只以为天亮了,于是奔逃,官军追杀百余人。

  宋国初建的时候,任领军将军。檀祗性格骄傲,为人豪放,喜欢在外地任职自由随意,不愿意到朝廷内任职,因为不得志,发病后自己不愿治疗,当年就在广陵死了。谧号为威侯。爵位世代相传到齐朝受禅时,封国被取消。论臼:自从晋朝的王纲失去约束力以后,皇上的权威就没有能够树立得起来的,王室成为祸乱的基础,灾难覆盖整个江南。宋武帝一代创业之主,他的事功类似于沧海横流,改革紊乱的朝臣制度,使国家又归于平治的道路。用晋元帝、晋穆帝时代的雄风,来改变太元、隆安以来的末陷,这大概是文宣公刘穆之的作为吧,他配飨于宗庙,难道是乎白无故的吗?至于那些以才能自负而藐视别人的事,即使是周公旦来做也还绝不了担惊受怕,而以刘样那样的人处于当时那样的处境,他能够以病亡告终也是很幸运的了。秀之实行自己的主张而使政治清明,可以说他的爵位不是凭空授予的。当徐、傅二公跪着接受武帝临终嘱托的时候,如果能够使武帝死而复生。他们一定会约定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。等到处于权贵显要之列、决定朝廷机宜、居于威震人主的地位,才想到攘除朝廷的后患,防止自身的灾愒,于是使失德之主有突然间失去皇位和性命的痛苦,使跋扈的诸侯并非风寒疾病而死,如果从国家存亡的根本利益来讲,那么道理就不同于此说了。湛之、孝嗣面对着时机不能决断,既因此次坏国家大事,又因此牺牲了自身,“反而使自己受到祸乱”,造就是他们本该当机立断而不当几立断的结果。道济开始因为被录用,所以能够忘记他的缺点,晚年受困于太大的名声,以至于全家覆灭。檀韶、檀祗能够世代相传承继爵位,大概是因为处于才与不才之间的原因吧。

  他小时候就成了孤儿,在守丧期间完全按 礼仪行事,侍奉兄姊因为和顺细心而受到称赞。

  宋武帝创建大义,道济与其兄檀韶、檀祗等跟随 平定京城,都参与了武帝建武将军府的军事活 动,多次升迁至太尉参军,封为作唐县男。

  议事的人说所 获的俘虏,应当全部杀掉将尸体堆作大坟作为炫 耀武功的大观。

  ”于是将俘虏都释放 了并发遣回家,因此中原一带的人民感激、喜 悦,归顺的人很多。

  徐羡之等人商议废立之事,暗示道济 入朝廷,把将要废黜庐陵王义真的事告诉他, 道济多次陈述不能如此行事的理由,竟然不被采 纳。

  将要废黜少帝的那天夜里,道济进入领军将 军府兢在谢晦那儿住宿,谢晦恐惧喘息得睡不着 觉,道济一躺下就睡熟了,谢晦因此而佩服他。

  道济向来跟王弘要 好,当时王弘正深受皇帝宠信,道济便更加结交 依附于他,每每挑拨中伤羡之等人,王弘也非常 倚仗他。

  ”皇上说: “道济是跟随别人行事的人,从前不是首谋,抚 慰他并驱使他,一定没有什么可顾虑的。

  皇上向道济询问计策,他回答说: “臣过去同谢晦 一道跟随先帝北伐,入关的+条计策,有九条是 谢晦提出来的。

  他的才能与谋略明白练达,大概 难于跟他匹敌;但是他不曾孤军决战取得胜利, 打仗恐怕不是他擅长的。

  ”当时谢晦以 为道济会跟羡之同时被杀,忽然听说他来阵前指 挥,于是还未交战就自动溃败了。

  道济都督征讨诸军 事,北上夺取地盘,转战到济水上游地区,那时 魏军势力强大,竟然攻克滑台。

  道济当时与魏军 打了三十多仗,多半都获得胜利,军队打到历城 后,因为军需物资供应不上才退回。

  当时投降魏 国的人都说官军已经完全没有粮食了,于是士卒 忧虑畏惧,没有固守的意志了。

  到天亮时,魏军见了他的粮堆,认为他粮食有 余,所以不再追;又认为投降他们的人胡说八 道,于是将他们斩首示众。

  道济就命令军士全部穿上 镗甲,自己身穿白袍乘着车子,从容不迫地突出 包围。

  道济在前朝就立下了大功,权威和名望都很 大,左右亲信都是身经百战的将军,几个儿子又 有才气,使得朝廷怀疑害怕他。

  当时有人这样看 他,说:“怎磨知道他不是司马懿那样的人呢?” 文帝多年卧病在床,屡次经过危险期,领军 刘湛贪图掌握朝廷政务,担心道济提出不同意 见,还有彭城王义康也担心皇帝去世后,道济 不再能够被控制。

  其妻向氏说: “高出于世人的功勋,这是道家所忌讳的,现在朝廷没有事 卸召你去,大概是灾难到了。

  十三年春天,即将派遣他回 归方镇,已经离开江渚还没有启程,有一种像是 鹤鶸的鸟飞集到船上悲哀地呜叫。

  恰逢皇上的病 又发作了,义康假传诏令召道济入宫饯别,逮捕 他交付廷尉,然后跟他的儿子给事黄门侍郎檀 植、司徒从事中郎檀粲、太子舍人檀混、征北主 簿檀承伯、秘书郎中檀尊等八人同时被杀。

  于是脱下头巾丢到 地上,恨恨地说:“你自己毁坏你的万里长城!” 魏国人听说这事以后,都说“道济已经死了,昊 国的那些小子们不足以再使人害怕了”。

  文帝问殷景仁说: “谁能够接替道济的角 色?”景仁回答说:“道济因为屡次有战功,所以 招来了威名,其它的人只是没有被任用罢了。

  从前李广在朝廷任职, 匈奴人不敢南下挑衅,后继者又能有几人?”二 十七年,魏军追到瓜步,文帝登上石头城眺望, 大有忧虑的神色,叹息说: “若是道济还活着, 啷里会到这一步!” 檀韶,字令孙,因为平定桓玄的功劳被封为 巴丘县侯。

  随从武帝 讨伐卢循,因为军功被改封焉宜阳县侯,拜任江 州刺史,因为犯罪而被免职。

  檀韶嗜酒,贪婪强横,所到任职之处没有政 绩,皇上嘉奖他全家随从起义,道济又有大功, 所以他特别受到宠信而被授以重要职务。

  檀珪告诉僧虔要求增加俸禄,没有如愿,就给僧虔写信说: “我一家人虽然在文辞通畅方面不如别人,却愧居于武功发达之列。

  堂姑堂叔成群,三次跟帝王之家联姻,却使他们的子侄饿死,竟然得不到一点恩泽。

  饥饿的老虎能够吓人,人们赶快就拿肉给它;饥饿的麒麟不会咬人,谁会丢下一根草给它?虽然一再处于孤立寒微之中,但是历代国士之家,婚姻官宦方面,也不落后于他人。

  尚书您的同堂姊做江夏王的妃子,檀珪的同堂姑母做南谯王的妃子;尚书您的伯父任江州刺史,擅珪的祖父也曾任江州刺史。

  目前虽然通显与困窘处境不同,却 还愧居于跟您同一类人之中,尚害您为什么这样 为难我呢?”僧虔回信说: “我与你素来没有怨 恨,凭什么要为难你呢?只是意见有些不同罢 了。

  檀祗,宇恭叔,与兄檀韶、弟檀道济都参加 起义,封为西昌县侯,历任至广陵相。

  义熙十 年,亡命之徒司马国墦兄弟从北徐州边界上偷偷 地越过淮河,趁着天色阴暗,夜里率领一百余人 从广陵城墙上爬进城,叫喊着一直杀上官府的大 厅。

  檀祗被射伤了大腿,告诉左右的人说: “贼 人乘夜色昏暗进城来,是想趁我们没有准备的时 侯突然袭击,只需打五更鼓使他们害怕,天亮一 定会逃跑了。

  檀祗性格骄 傲,为人豪放,喜欢在外地任职自由随意,不愿 意到朝廷内任职,因为不得志,发病后自己不愿 治疗,当年就在广陵死了。

  论曰: 自从晋朝的王纲失去约束力以后,皇上的权威就没有能够树立得起来的,王室成为祸乱的基础,灾难覆盖整个江南。

  宋武帝一代创业之主,他的事功类似于沧海横流,改革紊乱的朝廷制度,使国家又归于平治的道路。

  用晋元帝、晋穆帝时代的雄风,来改变太元、隆安以来的末俗,这大概是文宣公刘穆之的作为吧,他配飨于宗庙,难道是平白无故的吗?至于那些以才能自负而藐视别人的事,即使是周公旦来做也还免不了担惊受怕,而以刘祥那样的人处于当时那样的处境,他能够以病亡告终也是很幸运的了。

  当徐、傅二公跪着接受武帝临终嘱托的时候,如果能够使武帝死而复生,他们一定会约定好赴汤蹈火在所不辞。

  等到处于权贵显要之列、决定朝廷机宜、居于威震人主的地位,才想到攘除朝廷的后患,防止自身的灾祸,于是使失德之主有突然间失去皇位和性命的 痛苦,使跋扈的诸侯并非风寒疾病而死,如果从 国家存亡的根本利益来讲,那么道理就不同于此 说了。

  湛之、孝嗣面对着时机不能决断,既因此 败坏国家大事,又因此牺牲了自身,“反而使自 己受到祸乱”,这就是他们本该当机立断而不当 机立断的结果。

  道济开始因为被录用,所以能够 忘记他的缺点,晚年受困于太大的名声,以至于 全家覆灭。香港正版挂牌历史记录翻白草的用法与功效?www.j49.com

  • Power by DedeCms